com/blog-date-------.html" title="--.--.--">--.--.-- --: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 EDIT
2010.04.03 18:31

大內美予子 沖田總司 節錄翻譯

為免這裡長草所以來更新一下。我呢,生活很忙沒空寫文畫圖的日子沒東西更新,放假了很努力地寫文畫圖了還是沒東西更新! 都拿去交作業了=▽=

這裡是大內美予子的沖田小說的某一章,說的是沖田跟島原見習藝妓的小女孩的事。不知怎的我就是特喜歡沖田和小孩子在一起...(對,千鶴也包括在這裡面)所以選了這一章來翻。有興趣的請往下看吧。

============

得給姐姐寫封信才行。總司心想。

關於池田屋襲擊一事,近藤已經把前因後果詳細地告知了郷親父老,但關於總司的身體狀況卻隻字未提——當然,這是基於本人的意願。而總司本人,似乎是在完全回復到正常的生活之前,都提不起勁給唯一的親姐姐寫封信,報告近況。

點了燈,正打算磨墨之際,卻傳來近藤的傳喚。

「有什麼事嗎」
「沖田總司,命令你今夜擔當局長護衛一職」

同在近藤的房間裡的土方,用生硬的口吻說道。聽起來好像是故意的。

「護衛……嗎」

從兩人的動靜來看,大抵就明白到今天晚上不是單純的隊務那麼簡單。總司收歛起平日的笑容。

「快點去準備吧。我們在這裡等着」
「裡面要穿防具嗎」
「那倒不用。不過,穿得得體一點,別讓武士之名蒙羞」
「就是說……要做好戰死的覺悟呢」

總司返回自己的房間,一臉笑意。


在此之前——

近藤在更衣準備外出之際,土方走進來,一臉不高興。
「您不注意自身的安危我會很困擾的」

最近,近藤在京嶄露頭角,成為了在京幕府勢力的重要人物。交際應酬不斷,需要晚上外出的日子變得也非常多。女性關係上,就土方所知,祗園、島原、甚至大阪的水茶屋,都有和近藤有親密關係的女性存在。

(真是面面俱圓啊)

土方自己很討厭這種麻煩事。當然,也不是說他完全不碰女色,但大都只是隨性而行,呼之則來揮之則去,沒有打算和誰維持長久關係。以這種意義來說,近藤可說得上是個正直老實的人。

去這種地方的時候近藤是習慣一個人去的。

「沒問題的啦」
微服外出而遇上刺客這種事,的確有可能發生,但只要爽快的把對方解決就好了——近藤對自己作為劍客的能力還是很有自信的。

「能把身為新選組局長的我輕易地解決掉的人,在京裡頭大概不存在吧」
「有啊,就在京裡」
「誰呀,那種傢伙」
沒想到土方會這麼說。近藤覺得有點沒面子。

「總司——…如果這樣的傢伙在敵人那邊的話怎麼辦」
「…那倒是很難搞」

哈哈哈、近藤爽朗地笑了出來。大概是覺得土方這傢伙居然會開這種玩笑很新鮮吧。

「喂,您現在可是有身份的人了,新選組也今時不同往日,是個大組織了。組織的支柱有個什麼萬一,您叫隊士們怎麼辦」

隊的事情被擺上枱面,近藤也不得不正經起來。
「那你說怎麼辦」
「帶個護衛去」
帶護衛去…妓院?
「…你打算讓我帶誰去」
「幸好不在敵方的人」
土方一臉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「總司?」
「那傢伙,完全不涉足那種地方…就當是去讓他見見世面好了。不然連看女人的眼光都沒有,將來萬一迷上什麼邪魔外道就麻煩了」
「…什麼嘛,說到底,原來是讓我去當保護者啊」

近藤出遊的興致涼了半截。不過,他也不是沒察覺到土方的苦心。擔心自己的安全是真的,但同時也順道讓總司往外面走走,轉換轉換心情。近藤接受了土方的提議。

「近藤老師,我們出發吧」
總司出現在近藤房間前。身上還是剛才的碎花便裝,只多了一件裙袴。
「什麼? 你打算穿這樣去島原?」
「咦? 我們去島原嗎」
「副長命令啊」
「…我不去不行嗎…」
總司不禁嘆了一口氣。

這天晚上,近藤似乎在角屋和剛從本國上京的某某會津重臣會面的樣子。
「…我可以回去了嗎」
「真是沒你辦法」

嘴上這麼說,近藤還是讓人為總司預備別的小房間。總司謝絕了侍女送來的酒菜,卻拜託她借來紙和硯箱。

「您要寫信嗎」
「嗯」
接待的女性肯定覺得這是個很奇怪的客人了。
不一會兒,房間外傳來輕輕的啪達啪達的腳步聲,從遠而近。
「請問…需要紙筆的是大人您嗎」
總司覺得這聲音很耳熟。
「啊,是這裡。進來吧」
「是的,失禮了」

果然是小凜。如果不是先聽到聲音的話說不定認不出來。簡直就是裝飾的人形娃娃站在門前。完美的化妝,兩頰泛紅,着物和腰帶上有着華麗的刺繡,袖口上是五色的絹紐,末端繫着銀鈴。踏進房間,少女也察覺到了。

「咦,您不是前一陣子的那位…」
「妳是叫小凜吧」
「是的。沒想到您會知道小凜的名字…啊、是道庵先生告訴您的嗎」
說起道庵,就想起那時的事。
「上次謝謝妳了」
「上次的事真的非常感謝…」
兩人的話時間一致,內容一致。沖田指的是介紹醫生的事,而小凜指的是幫忙把狗趕走的事。之後兩人的笑聲也很有默契地交疊在一起。

「您還是這麼的…」
「愛笑?」
「小凜一直想再見您一面呢」
「我也想見小凜啊」

在那次之候,總司偶爾會想起小凜的事,沒想到會再見面。

——小凜是島原的見習遊女——
突然又再意識到,自己正身處這樣的地方。

「對了﹗您稍等一下」
突然想起了什麼,小凜匆匆走出房間。總司伸手打開了精巧細緻的貝殼硯箱的蓋子,卻想不出寫給姐姐的片言隻語。

不一會小凜又回到總司的房間。
「小凜可以待在這裡嗎」
小凜說。剛才似乎就是為了得到許可而匆匆走出去的。
「可以啊」
總司也覺得跟這小女孩一起很有意思。
「來找點什麼玩吧」

如果對原田之類的說,自己在島原和女人玩了一整晚,他們臉上會是什麼表情呢…總司心裡竊笑。

「對了對了,小凜忘了問您的名字呢」
「這可真的失禮了」

沒有醫師的介紹狀卻得到道庵為他看診,就是因為這個孩子出面的緣故。可自己卻連名字都沒說…拿起筆,總司在卷紙的一角寫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「沖田總司」
「唔…好難的字啊」
把假名也寫上去嘛,小凜要求說。

「お、き、た…這個字是そぉ嗎」
「什麼嘛,假名也不怎麼認得啊」
「反正小凜就是沒學過嘛」
「沒有學過寫字?」
「嗯。我們呢,從早到晚都被迫着學舞蹈、三味線還有其他的樂器…其實小凜是很想唸書識字的…」

小凜的臉上一瞬間浮現出落寞的表情。總司看着,心裡一種又愛又憐的感情油然而生。

「字的話,我來教妳好了」
「咦? 您要教小凜嗎?」
小凜幾乎要喜極而泣了。

「可您不是要寫信嗎」
「信之類的什麼時候也可以寫」

反正都是打發時間。幫小凜寫習字的字帖也沒什麼不可。總司打開卷紙,在上面寫了四十七假名。來到島原這種風月之地,卻在做這種風馬牛不相及的事,總司感覺很奇妙,這種奇妙的時光卻讓他感覺很中意。

總司解下刀鞘的帶子,把小凜和和服袖子卷起來,好讓她的漂亮和服不致弄髒。這女孩天資聰穎,幾十個假名不一會就會認會讀了。字卻是怎麼寫都歪歪斜斜的不成字形。總司從後面握着她的手,一筆一劃地和她一起寫。在這種事情上總司倒是很有耐性的。小凜從來沒有被這麼對待過。從那個時候被野犬追然後被這個人所救,心裡開始萌芽的那種莫名的感情。對身後這個握着自己的手的人的感情,充滿了小凜的內心。

那種感情大概,充其量,只是對哥哥的仰慕一類的感情吧。但這個在風月場所長大的少女,想要傳達這種感情,她只知道一句話。

「小凜呢,如果有像您這樣的人為我落籍就好了」
「落籍?」
「嗯」
「什麼意思」
「小凜呢,最喜歡沖田大人了」
「我也喜歡小凜啊」
「好高興!」
小凜天真無邪的聲音裡有些亢奮。
「那麼,您願意把小凜收為已有嗎」
「啊…」
終於理解到這句話的意思,不禁失笑。

「小凜要當我的妻子嗎」
「不、小凜配不上」
小凜稍稍抽離了自己的身體。
「您將來一定會有位武士的千金當您的妻子吧。小凜只要在您身邊就好」

在這種地方長大的女子,終生過着不見得光的生活,直到老死———這種人生,對她們來說大概是一種必然吧。

「像妳這麼小的孩子…」
總司覺得很可悲。但小凜卻把他的話理解為別的意思。

「我沒說現在啊。小凜要成為獨當一面的太夫,還得等十年。雖然現在小凜只是個見習,但將來一定會成為出色的太夫的! 會成為一位讓您落籍的時候不失體面的太夫的…」

小凜之後好像還說了什麼,但總司已經聽不太清楚了。

———十年之後———
一句無心的話,就像一把利刃,刺進了總司心裡無法癒合的傷口。

十年。如果上天給我這樣的時間的話…

「來,我們來打勾勾,說好了喔」
小凜一臉稚氣,要用自己的小指去勾總司的小勾。總司下意識地縮了手。

「我不能做這種約定」
「為什麼? 您不是說喜歡小凜的嗎」

其實即使是像小凜這樣的小孩,也不會天真得認為會有大人把一指約定,當成十年後買身的證明。說穿了,這不過是這種風月世界的一種遊戲、一種玩笑吧。但總司心裡的沉重讓他連這種玩笑也開不起。

「當妳長那麼大的時候,我已經不在京裡了」
「您要回郷嗎」
「不、也不在江戶…」

當這個如花蕾般的少女長大成人,如花盛花的時候,自已己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——總司不期然地想。死亡的陰霾,第一次這麼真切的逼迫着自己。

———在向病魔屈膝之前,作為一個劍士戰死沙場不就好了———

不時對自已這麼說。但總司知道,那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罷了。
想活下去。
僅存兩年的生命。
「太短了」
總司沉吟。
「您說什麼?」
小凜把身子挨近。稚氣的臉上不經意地流露出女性的氣息,讓總司覺得不自在。不想讓她看着這樣的自己。

「小凜,可以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嗎」

少女敏感地察覺到眼前這個人的變化。剛才那位溫柔的大哥哥已經不在了,眼前的是臉色蒼白、雙眼無神的男人。

小凜抽身站起來。她臉上盡是無法掩飾的害怕。她努力地不讓淚水掉下來,退出了房間。

小凜大概很難過吧。而這個勾手指的約定都沒法做的自己,不也很可悲嗎。

總司往榻榻米上倒下去,閉上雙眼。


「姐姐…」
今晚大概也無法給她寫信了吧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現在看起來,還真佩服自己翻了這麼長一篇...翻譯很好玩,但真的很累人。

這位作者的文風偏向簡樸,沒有太多修飾,看起來是很舒服,翻成中文卻變得很奇怪…怎麼說,就覺得是少點了東西,好像是沒有空間讓人消化感情的感覺。於是我翻的時候加進了點修飾,再和原文比對有沒有無中生有或者是歪曲了原本的意思…所以很累人(苦笑)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它是文學作品的關係。同人作品倒是不會翻的這麼累。

有沒有人覺得失望呢? 不是沖田…XDD
其實大內小姐寫的沖田是個清爽的大小孩,腹10%,也很有愛喔!XD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COMMENT (0) TRACKBACK (0)  EDIT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TRACKBACK
Trackback URL: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